10月底回台灣到現在快要五個月
很多朋友驚訝我們為什麼待那麼久
原因當然包含「台灣好棒啊~好想住久一點~」
但其實我們一開始是打算在一月中左右回美國的

10/23到台灣防疫旅館的時候,除了是我們從美國的租屋處大搬家,回台灣探親,也是弘儒放完育嬰假要回去(遠端)上班的大日子

但在那之前我們已經察覺到不對勁,在兩個人輪流顧控肉,其實不只,從控肉出生前,弘儒就時常有失眠問題,如果要追溯到更遠,我去加州探望已經在工作的弘儒,在某些夜晚也會因為過度亢奮而整夜未眠。我帶著疲倦的雙眼,看著弘儒在身旁走來走去,他的心跳很快,百思不得其解,擔心會影響到隔天上班,「我吃了什麼有咖啡因的東西嗎?還是我太晚跑去運動?」,不太記得那些夜晚是怎麼度過的,但就是很累的過去了。

因為在控肉出生後情況變得更嚴重,我的生活也被嚴重影響,例如在我輪班的七小時後,看到弘儒崩潰的神情說他完全沒睡著,身體非常不舒服,讓我們兩人育兒的精神狀態都很不穩定,開始常常發生爭執。

回台灣前,弘儒決定求助看看心理醫生,醫師跟他說「感覺應該是焦慮症」。這個消息讓弘儒鬆了一口氣,一切的不正常好像開始有了些頭緒。

焦慮症的症狀其實不只是睡不著而已,這也是我一開始的誤解。除了難以入眠或睡眠中斷,還會有心悸、呼吸不順、腦袋高速運轉般的頭痛症狀,會讓人覺得身體不對勁,恐懼和情緒不穩定等等。發作時的弘儒會讓我覺得他變了一個人,會走來走去、不斷喘氣甚至會用手拍打自己的頭,或是癱在床上完全不想動。

弘儒在防疫旅館上班的第五天,他的症狀更嚴重了,連吃了兩顆安眠藥還是完全無法睡著。還記得出防疫旅館的那天深夜,弘儒發作,我近乎沒睡的一個人準備所有的行李(包含大量的嬰兒用品和曬著的衣褲)弘儒躺著陪伴控肉,我不平的心情,終於在高鐵上爆發,指責他已經得到很多休息時間了,為什麼不為家裡付出?

弘儒當時氣到說不出話來,寫了訊息給我:「我真的已經盡力了,我甚至有想要結束生命的想法,你想要我去死嗎?」

我看到之後真的很難過,那時候我才理解事情一定比我想的更嚴重,在防疫旅館時我們決定在台灣放長假,希望在有朋友、家人支持的地方,一起尋找對抗焦慮症的方法。

這段時間,老婆視角,真的看到弘儒做了很多嘗試,其實以前他就因為睡眠戒了咖啡.茶.可樂,也戒了晚上運動,甚至練習冥想,但效果都不明顯。這次真正的放假了(雖然有小孩要顧),看心理醫生(藥物諮詢)、心理諮商、中醫、復健科、整脊、按摩、跑步、走路、氣功、吃素……,不停的Try and Error,也戒了他最愛的辣跟酒,戒掉睡前滑手機(把fb跟Youtube刪了),建立睡眠儀式,除了小孩之外,戒掉了幾乎所有的壓力源。

其實做這些事情,是會有很多心裡的坎要跨過的。尤其在戒掉酒跟辣的時候,弘儒也一度對自己的人生感到悲觀,「我好像什麼都不可以享受了…」,對於生活的不滿常常會讓人想要破戒,或是心中產生更大的壓力,反而讓睡眠狀況更差。再來,是彷彿找到希望,卻失敗的過程,也容易讓壓力再度激升。看到某些令人興奮的成功例子,躍躍欲試之後,頭一兩天有成效的開心,但又逐漸失去效果,「我是不是永遠都不會好了…」,常常讓弘儒深感絕望。

但無論情況如何地膠著,不時的會在夜晚發作,弘儒的心境總是能不斷地變化、強化

在焦慮之中認識自己

弘儒在面對焦慮症的過程中發現了多年養成的心態,那些心態讓他困擾,卻已經成為慣性的思考和行為模式,深植在腦袋裡所以很難發現問題。「要減少依靠他人,要成為厲害的人」、「要過豐富的人生,所以要做很多豐富的事情」、「要成為厲害的人,所以做什麼都很投入認真」,因此,弘儒總是會沈迷於完成厲害的事,崇拜能完成很多事情的神人,認真的學習扎實的努力,學霸弘儒因此誕生。

這些信念都是我很欣賞弘儒的部分,但有一天卻可能成為負擔,「為什麼大學的我可以一次做很多事現在卻不行了?」「我想要好起來,變得跟以前一樣」,這些期待、遺憾和「自己現在不夠好」的質疑,在某一天終於被弘儒看破,並且自問「我真的需要這樣嗎?現在的我,難道不夠好嗎?」

我想我們每個人都會有一些生存的信念,我們默默地用實踐那些信念,來證明自己生命的價值,那是一種對生命的期待。這些信念看似會讓我們成長,當達成時也能讓人感動萬分,但如果到了某個時候,因為某些原因,能實踐這些信念的機會越來越少,我們該如何看待自己的未來?

「其實我有點感謝我得了焦慮症,因為它讓我停下來,思考了很多事,哪些事情是真正重要的」弘儒大概在幾週前對我這樣說,聽了真的很敬佩,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勇敢的停下來,或是放下緊握已久的信念,重整新的人生

到現在,我自認弘儒的心其實比我堅韌很多。他面臨不知道終點的「枯燥」和「自律」,卻一直相信心態的改變可以帶來幸福,就算失望、痛苦、挫折,還是願意慢慢地在行為上嘗試,在碰壁無助時展開自己的脆弱,接受那些不好的事情

短短五個月,他從好幾夜無法入眠,需要住在外面三天逃離家人,到現在,每天獨自陪伴控肉好幾個小時,一週起碼有六天可以安穩入睡。他的心已經轉了千百回,「想要」變得跟以前一樣,反覆「失望」,看破自己需要的其實更單純,把健康、快樂和舒服放在生活第一個位子,看見身邊已經有太多美好的事情,從前的那些「證明」也不再那麼重要了

最後,身為陪伴者,我也有我的體悟

「人永遠沒辦法完全同理另一個人」,這句話不是悲觀的叫我放棄同理,反而提醒我,不要自負的以為自己了解別人的某些事,就算是枕邊人,也不要預設你懂他的辛苦和難受。

我經歷一些時間和吵架,才更能體會焦慮症所帶來的痛苦:不是單純的心裡過不去,或是想法太認真,焦慮症會帶來生理上的不適,常常只是突發式的啟動,完全摸不著原因,因此需要長期的調養,從心理釐清和減少壓力,生理上也要慢慢調整敏感的交感神經。

「那我還可以做什麼呢?」,有一天我才懂「陪伴的角色要接受就只是陪伴而已」,要相信陪伴的力量,想多做些什麼的我,只是在期待,或是說強迫,要弘儒趕快好起來,接著自負的說出一堆讓一切更糟糕的愚蠢建議。但弘儒不夠努力嗎?他一直都很努力不是嗎?

「你在我身邊就好」,弘儒常常這樣對我說,我開始接受自己沒有魔法,不是醫生,只要專注在當下的弘儒需要些什麼就好。其實有時候只是需要「沒有關係」的安全感,只是需要有人在他害怕時有手可以牽,或以為努力都白費時,陪他想起這個月已經進步了好多好多。

我們都該放輕鬆,把鞭策自己的鞭子都放下來
停下來,放棄不必要的追求,才知道現在已經足夠幸福,未來的輪廓也才更清楚

我在2/14情人節兼結婚紀念日寫了一篇很閃的文章xd 但那些是很真心的話:

「我其實很開心能參與你的這段時光,除了剛交往很純真樂觀的你,能陪伴挫折的你,我覺得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」

「一切都會過去 當然
但我更想說,每天一起認真面對挑戰的我們,其實就已經讓我感到滿足,就算突然作為終點我也不介意」

這大概是我想為一切做的總結吧(順便再閃瞎各位一次😎)

最後還是要感謝,我們的家人,真的是扶持我們最大的助力,沒有家人我們應該挺不過去。還有在這段時間陪伴我們的朋友,大大幫我們補了回春的血液,不然原本人生都快乾涸了。也要meta公司超好的福利、還有我在台大的工作非常彈性。

我們準備好要回美國接受挑戰了💪🏻

P.S 這些都只是老婆視角,真正的歷程就坐等弘儒分享給各位吧~

錄音心得-S3EP4實驗教育是什麼? ft 越育小孫

<花絮>

我跟小孫完全是網友。有一天在「家有自學生」社群看到「越育」的文章:“想要夥伴和同好啊!”

完全打中我的心聲。

做Podcast挺寂寞的,尤其是小眾的教育Podcast,身邊沒什麼朋友能接的下這種似有乾貨非有乾貨,放鬆不下來卻也說不上嚴肅的話題XD

所以我馬上在底下留言,說我也是教育Podcast的戰友,於是我們在Messenger上開始了對話,認識了「越育」這個頻道,主要在介紹實驗教育的精神、自學生以及工作者們。

「啊你平常會聽什麼Podcast?」小孫問我

「…老實說,幾乎沒在聽」

「我也是!」XD

大家都這麼忙哪有時間聽~所以沒人聽我們的節目也沒什麼好抱怨的對吧XD

<後記>

實驗教育四個字其實很神秘,大家都對它有個想像

「是比傳統教育更厲害的教育!」「是讓學生每天玩樂,沒有競爭力的教育」「很貴的教育…」

沒錯,期待過高或是過度貶低都是常有的,因為「實驗」就是代表他沒有一定的方式,跳脫標準和體制,失了標準也許被視為不夠好,但能越過體制也很令人期待對吧

所以實驗教育其實有各種不同形式,有專注在閱讀的書屋,有在自然間探索的學院,只要有不同於台灣現行教育的理念和核心思想,我想都能被稱為一種實驗教育。

而這集很有趣的是,小孫是「政大實驗教育所」的學生,這代表實驗教育開始有定義和學程、教材出現了。但這也很弔詭不是嗎?無邊無際的實驗教育,怎麼開始也有個準則了?

關於這種海納四方的領域,我常常看到美國的大學也會設立專門的program,但這樣的領域很少著重在專精的技能,往往一專精在思想和做法上就會有排他性,因此他們時常專注在「思考」和「價值觀」的培養上。

實驗教育的中心主旨,在小孫的介紹下,我個人的理解是「尊重生命的教育方針」,尊重表示不隨意訂下好壞的標準、不盲目設定幾歲該做什麼事情、傾聽學習者的想法、讓學習者為自己負責(不要活在已經都安排好的生活之中)

因此,無論用什麼形式,以學生為主體的教育,都能被稱為實驗教育

「可能是到山林裡學習,也可以是在書院不停地閱讀,實驗教育可能會用各種形式來幫助學生探索自己的生命」

而一位教育者要能貫徹這樣的心態任教,要經歷一些蛻變

就像父母從擔心嬰兒的發展有沒有跟上,擔心能不能跟上學校進度,未來能不能找到好工作,擔心孩子想法不成熟,擔心受傷、做不好甚至只是做得比其他人慢,我信成為照護者都會因為愛而有無止盡的擔心。成為媽媽以後,我發現我也會,但那是「我的」擔心,如果認同生命都是獨立個體,一個人其實沒有義務去滿足任何一個人,那孩子這個個體,也沒有義務滿足「我的」擔心

大人反而要在教育孩子的歷程中去做改變,面對自己的想法或憂慮,欣賞多種性格、想法和生命的模樣都很有價值,並且看見尊重所能帶來的改變

因此在政大實驗教育的課綱裡,著重「生命教育」「體驗生命」還有「實踐教育」

對於實驗教育的認同,也是當媽的我最近在不斷練習的內容,放下「期待」和「擔心」,相信做自己的人都能夠找到滿意的出路,其實我也正在對自己實踐著這樣的生活方針「對社會期待的迎合和追逐,到人生最後到底有什麼意義?」是我近期不斷在思考的事情

錄音心得-S3EP3聊國際素養

#錄音心得 #國際素養 #在國外生活好難TT

常跟Tony抱怨海外生活,也許很多人會覺得:
「欸?!到國外工作和唸書是大家夢寐以求,抱怨什麼?!」

很多人在出國追夢前,可能都有許多粉紅泡泡
想著自己會有更光鮮亮麗的生活,豐富的職涯發展
是的,這些都很有可能會發生,但那一定是經過一番寒徹骨之後,而到現在我們都還沒到那裡,身邊的海外朋友,大多也都還在奮戰之中

「海外生活困難?!應該是你英文不夠好啦!你們都在自己圈子混啦!」

我曾經也把一切都歸在英文上,也自卑過難以與美國朋友親近
跟不上討論,美國同學一句接著一句的接著話,當有機會發言我一個遲疑,話題又被某位同學拉走了。
就像以前在台灣的習慣一樣,「 歐美人就是比較厲害,他們很會討論和合作、勇於發言,而且知道很多國際知識」,自卑感在第一個學期一直跟著我

直到第二學期我上的一堂課,老師給了我們匿名的小紙條:「你們上課有任何的想法都投進這個箱子,這是匿名的,任何事都可以跟我說!」

我腦袋不知道哪不對勁,拿起紙條在上面寫下:「同學講話太快,很多專有名詞我聽不懂」,其實當下覺得寫出來很丟臉,但想著有三四位國際生,老師應該不會知道是我吧…

出乎我意料的,下堂課老師竟然說:「請各位英語母語者注意,我們是一個國際的學習環境,我希望大家注意自己的用詞和語速,也不要一直用美國的故事當成例子討論,我們需要不同的觀點!」

老師的調整令我非常震驚,我已經習慣以前的想法:「跟不上是我的問題」,沒有想過會有人用「理所當然的語氣」為我發聲。此後那位老師用了很多種方法來帶討論,減少了隨機舉手發言的開放式討論,在S1EP9的討論課單集中我提過很多的討論方法,都是我在那堂課裡面經歷過的。

在這樣的過程裡,我發現自己可以說話,可以分享來自亞洲和台灣的觀點,可以表示我剛沒聽懂,同學會更改善他們說話的用語和速度,那是我最舒服的一次上課體驗,而且深深體悟到了一個真諦

「國際化是讓所有文化都感到舒適。」

這讓我在美國的課堂裡養成一個習慣,身為一個少數族群,難免會有一些弱勢的情形,如果環境允許,我會主動的點出自己的困難和可能的改進方案,去爭取一個「非英語母語者」、「非美國文化者」也能舒服參與的一個空間。

我跟Tony分享了這些故事,他給我了在歐洲不一樣的文化觀點:「其實北歐並沒有美國這種外向文化,瑞典人的哲學是:Lagom,代表”in a right amount”,不多不少的意思。 」

「大家也不會搶著發言,反而會擔心自己說得太多,在當國際學生的時候,我並沒有覺得特別不舒服」

能知道歐洲不一樣的民情,讓台灣學生有著不一樣的體驗其實非常安慰呢!

#原來我很內向

@debbbbyhsu 很早就推薦我了,但我最近才看了「安靜是種超能力」(謝謝Debby!)

其實我這幾年已經開始察覺,自己越來越難長時間的參加朋友聚會,在多人的討論場合時常力不從心,但在學生時期,我沒有明確感受過社交上的困難,而當我做了這本書的測驗才發現,ohhhhh!原來我屬於內向者耶!

內向者的判斷標準並不是單純用踴躍發言、笑口常開這些行為來定義,很重要的一點是「社交行為所會消耗的能量,還有對外界刺激的感受程度」

例如,有點神奇的弘儒跟我比起來是相對更外向的人(可能都認識我們的朋友會有點驚訝),每次週六的聚會結束,弘儒會興致勃勃的問我週日要不要約誰出去玩?我會說「我們不是剛玩完嗎?明天可以放鬆吧!」,但對弘儒而言,跟朋友在一起反而是種放鬆,而相反地,每次聚會結束我才能好好放鬆

這並不代表我不喜歡社交,我也喜歡一群人會發生的新奇熱鬧,但我會全程拉緊神經,把自己調整到一個更合群、更風趣或更笑口常開的模式

對!我就是假掰!但相信我朋友們,我都想跟你們見面了解你們的生活,可是能讓我可以安心擺出醜陋的姿勢,深度思考或看廢片發洩情緒,才能真正的讓我休息

而「安靜是種超能力」有提到職場社交上我常常碰到的瓶頸,在多人會議上,總在意「是否言之有物」,思考完準備侃侃而談,發言時間已經結束了(這真的幾乎每次都會發生R~~~)尤其到了美國超外向(競爭)的討論風氣,再加上語言劣勢,每次上課挫折都滿到溢出來

「這本書不是要叫你變外向」是對一個內向者而言很重要的觀點。

「我怎麼會討論能力這麼差?」「為什麼在社群上行銷自己,可以令我壓力這麼大?」「就只是分享而已不要想太多!」,內心的責怪、自卑或強迫式的心態轉換,是常出現在我心裡的聲音

但我開始改變,「全然的接受」我是內向者這件事

嗯,多人聊天就是特別累!

嗯,週末就是只能一天出去玩,而且不能超過6小時!(除非我放長假)

嗯,要隨時注意自己的能量,覺得說話很疲倦,負擔很大就算了!

保留能量,讓自己舒服,是第一要務

然後山不轉路轉,尋找自己適合的社交方式

例如我有發現自己其實挺能表達,還有傾聽&歸納對方的想法,而「人數少」「深度討論」才是我的優勢,所以我每次訪談都收穫滿滿

只能說,最適合我的拓展人脈方法是「重質不重量」,我不必在公開場合一次搏得滿堂彩,但要珍惜和找尋跟別人一對一溝通的機會,並建立深刻和有信任感的關係

最近參加了一場線上gather town的活動(gather town真的是不擅長在一堆小格子的視訊會議中發言的人的救星啊)我提早了一個小時入場,並和提早到的少數人進行了一對一的聊天,時間充裕也有時間偷查對方的背景,整個聊天的感覺非常愉快,我也因為這樣只參加兩小時(能量也差不多用完了,提早離場!)就談到了兩個合作機會!信心暴增啊哇哈哈哈!

最後想說的是,不用對「內向」的特質感到自卑,喜歡獨處和凡是希望「言之有物」,多半會讓內向者在構思、邏輯甚至創意度上,有更強的優勢,我們就只是不一定能隨機表達,或對大眾目光感到不太自在而已

這也是該讓人們省思,主流的開放式討論和多人交流聚會,是否真的能達到好的效益,也許應該要更考量內向者的需要,用不同的方式,來讓內向者的意見能幫助到整個團體(教學現場也完全是這樣!!!!!請聽上學之why s1ep9,討論課那集)

也推薦大家看「安靜是種超能力」這本書,因為大多數的人都是同時包含內向與外向人格的人(在某些壓力下是內向,某些條件下可以很外向)

也許我可以在那些令我們難受的社交場合中,一起找到適合的生存方法!雖然我沒有像作者那麼內向,但她有超多創意小點子,對我還是很受用的!

噢~我內向~但也喜歡交朋友和分享想法喔!

#安靜是種超能力 #以為自己外向的內向者 #我內向我驕傲

#錄音心得 #design_thinking #我個人對設計思考的超譯心得

「心態才是關鍵,方法只是輔助」跟Rax聊完之後,更加深了這個想法。

我年輕氣盛的時候聽學校演講,最討厭來賓們說「最重要的是你的心態」,每次聽到這句話就會翻個白眼,「又是個藏私不願意透露成功方法的人啊」

真的,年輕人就是血氣方剛,年近30之後看過一堆振奮人心的「方法書」,才發現沒有一個能真正長久的改變生活。

Design Thinking是個在近幾年抓住職場目光的寵兒,主打能帶動創新、產品轉型的超能力,但也在近期開始備受質疑,尤其是它那著名的五大(或六大)步驟。

Hi 大家好,5/12 我和弘儒終於和女兒見面了。時間是過的漫長又快速,每天充實的克服了許多挑戰,然後一天又過了,轉眼就滿月了。 不知道大家會不會好奇擁有一個孩子是什麼樣的感受?我只能用成為母親的角度去寫,父親的部分就要問弘儒了。 從生產完的第一天,我就對「身為女性」的身份有了全新的感受,有趣的是一種「生物層面」的感受。當孩子放在我身上,他會主動尋找母奶;而當我餵奶,我會因為賀爾蒙而和孩子一起昏睡;還有每次他焦躁不安,我的聲音可以讓她平靜。「原來我的身體是有功能的」,這份體悟是矛盾的,好像我是個工具但又好像是一種有用的證明,就跟所有父母養育孩子時會有的矛盾一樣,被孩子所需要是種前所未有的羈絆,卻又彷彿在破壞「成為自己」的完整性,既有想逃離的衝動卻又對羈絆動容難捨。 其實養育一個嬰兒,對我而言並非充斥著粉紅泡泡。當然新生兒會自帶可愛到讓人無法停止注視的天賦,但他們第一個月的本質就像一個「小動物」,不會在你清理完大便之後給你個甜美的笑容說「愛你」,也不會在你乳頭被咬傷時回一句「媽咪謝謝」,他們大多是有需求就哭泣,滿足之後活在自己的世界裡,如果新生兒是坐在隔壁的同學,你一定會覺得他是予取予求的自私鬼。

一個月前,我生了一個小孩
一個月前,我生了一個小孩

Hi 大家好,5/12 我和弘儒終於和女兒見面了。時間是過的漫長又快速,每天充實的克服了許多挑戰,然後一天又過了,轉眼就滿月了。

不知道大家會不會好奇擁有一個孩子是什麼樣的感受?我只能用成為母親的角度去寫,父親的部分就要問弘儒了。

從生產完的第一天,我就對「身為女性」的身份有了全新的感受,有趣的是一種「生物層面」的感受。當孩子放在我身上,他會主動尋找母奶;而當我餵奶,我會因為賀爾蒙而和孩子一起昏睡;還有每次他焦躁不安,我的聲音可以讓她平靜。「原來我的身體是有功能的」,這份體悟是矛盾的,好像我是個工具但又好像是一種有用的證明,就跟所有父母養育孩子時會有的矛盾一樣,被孩子所需要是種前所未有的羈絆,卻又彷彿在破壞「成為自己」的完整性,既有想逃離的衝動卻又對羈絆動容難捨。

其實養育一個嬰兒,對我而言並非充斥著粉紅泡泡。當然新生兒會自帶可愛到讓人無法停止注視的天賦,但他們第一個月的本質就像一個「小動物」,不會在你清理完大便之後給你個甜美的笑容說「愛你」,也不會在你乳頭被咬傷時回一句「媽咪謝謝」,他們大多是有需求就哭泣,滿足之後活在自己的世界裡,如果新生兒是坐在隔壁的同學,你一定會覺得他是予取予求的自私鬼。

寫下這些真實想法,也許會嚇到很多朋友,不過我也懶得洗白生小孩這件事,因為我也還在這段歷程裡探索。

其實在生產前沒多久,我對自己的孩子曾有過一些厭惡感。

像以前的文章裡面說的,其實我的懷孕歷程不是很順利,而到了最後幾週,我的運氣也沒有變好。30周之後,我開始有恥骨分離痛,只要上下床都會很劇烈的刺痛。接近36周女兒的胎頭移到了很低的位子,是個只要他一動我的膀胱就會彷彿被刀刮一樣的痛。幾乎每天都會因為各種疼痛而焦慮,再加上該死的妊娠糖尿病,幾乎失去了期待女兒出生的喜悅。

「如果女兒出生我一點都不愛他怎麼辦?」憂鬱時我問弘儒

「我無法想像你會那樣耶,因為你很愛小孩子。」

「但我真的有希望他消失的衝動」

在夜裡膀胱非常疼痛的時候,我也哭著問過弘儒「為什麼他要一直傷害我?」; 厭世的時候我也覺得「一定不會有什麼好事會發生,搞不好我會死喔?」

說出這些想法時,弘儒也只能無助的看著我,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到了羊水破的時候,我滿心歡喜,因為終於要結束啦!叫弘儒幫我到星巴克買了心心念念的麵包,邊吃邊到醫院報到。該痛的宮縮痛和開指的進度都有到來,我在醫院點了一堆澱粉吃飽之後,打完無痛寧靜地等待解脫的時刻…結果醫生和護士突然衝了進來

「嬰兒的心跳降到只剩一半」

被嚇醒之後看到醫生正盯著心跳儀,沒多久醫生下了決定「馬上剖腹產!」

我就這樣匆忙的被推往手術室,短短的路程中護士不停跟我確認他們要打的各種麻醉藥,Okay我根本聽不懂他們念的任何一個名字,只覺得非常緊急。

手術室超明亮的白光刺著我的眼睛,我開始真的害怕了,我從來沒開過刀進過手術室,甚至沒住過院啊!可能是麻醉藥的關係,我的身體開始沒辦法控制的瘋狂顫抖,後來我發現自己的左手被抓住了,我以為是護士在安慰我,結果聽到聲音發現是穿著手術衣的弘儒。這時候我開始想「FXck 我該不會真的會死吧,我幹嘛詛咒我自己…」,腦袋很亂的想了想控肉「不想要他死掉」,就忍不住哭了起來,後來我很微弱的跟弘儒說「我很愛你 真的很愛你」然後就看到醫生用布把我下半身擋住,準備開刀。

弘儒與控肉

肚子呼嚕呼嚕的有些沒有痛感的拉扯之後,覺得好像有東西被拿出來了,然後就聽到了嬰兒哭泣的聲音。「哇~~~」那個剎那真的很神奇,女兒一發出哭聲,我也很激動地開始哭,而我當下只想知道她到底健不健康?

「他很健康喔,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心跳會下降,她真是個trouble maker啊!」醫生有點抱歉地跟我這樣說。

雖然我也很想指著女兒嗆她「到最後一刻你還這樣整我!」,但內心還是被感動給佔滿了:「控肉能平安出生真是太好了O___Q 而且我還活著好幸福」

於是我所擔心的「不喜歡自己小孩」這件事情完全沒有發生,在病床上我一直盯著她的臉覺得她是世界上最可愛的生物。

我很想要好好記住女兒出生時的感動,也想讓控肉知道:你不需要成為什麼人或做什麼事,因為妳的存在,便足以讓我幸福。我沒有英雄的力量來保護你,也沒有保障你一生順遂的智慧,但我願意永遠陪伴你,和認識每個不同時期的你,希望我能成為「支持你在這一段生命中探險」的一點微薄力量,就是我小小的目標了。

到現在照顧控肉一個月的時間,就像前面所說的,仍會在「自己」與「羈絆」之間拉扯。想到未來的日子難以預測也可能挫折滿滿,不時會有想要逃跑的想法,但看到脆弱無力的小生命因為我的付出又長大了一點,這樣的幸福又超越了自我實踐的快樂。

而這兩件事情都是很重要的,沒有一個是「應該」放棄或是永遠擺在第一位,孩子的到來,也許就是要我們在未來的日子裡,學習不在自我和情感之間迷失吧。

(本文章同時發佈於MamiBuy 鳥仔與上學之WHY )

歡迎大家聽Podcast上學之WHY,S2Special3-夫妻隨便聊,裡面鳥仔也有分享妊娠糖尿病的心得喔!

最近孕期已經來到32週,已經是兩個月的倒數,但在27週時有個不太好的消息,我兩次的妊娠糖尿病檢測竟然都沒有通過…。

患有妊娠糖尿病代表於懷孕時期,胰島素沒辦法有效運作,將血液中的葡萄糖帶入細胞之中,大部分的孕婦會在孕期之後恢復正常。

妊娠糖尿病的檢測真的非常累人,第一次是在空腹之後,要喝一瓶100cc的糖水,並在一小時後抽血看血糖值。而第二次就是加強版本,前一天12小時的空腹後,至醫院喝完更甜的糖水,並且等待三個小時,在喝之前以及喝後每小時各抽一次血(共抽四次血),中間等待的時間,除了禁食之外甚至連水都不太能攝取。我手上的抽血瘀青維持了一週都沒有消掉。

兩次測驗的數值都超過標準…

大家可能跟我一樣,被告知檢測沒過的時候內心有一堆問題。「我到底哪裡沒做好所以沒有過?」。回想孕期的飲食,開始檢討自己是不是太常喝飲料或是吃麵包,但看到有些孕婦全程胖了20公斤,檢測還是輕鬆過關,就覺得這件事情怎麼會發生在我身上。

但經歷前三個月的臥床地獄,適應身體不會疼痛的妊娠糖尿病相對簡單很多。只是我的生活從沒有社交、不能戶外運動,到現在連要吃什麼都受到限制!!!!一開始心理真的好恨啊~~~生活到底還有什麼事情可以期待的啊?!!!!

妊娠糖尿病怎麼辦?

聽到糖尿病大家可能會想到的是戒糖和甜食,但其實最需要控制的是「澱粉」

在美國確診妊娠糖尿病之後,會被抓去上糖尿病的相關課程,並且有兩次的顧問時間跟我討論飲食和追蹤血糖機的紀錄。

而甜食不可以吃大家應該都明白,但澱粉也是會影響血糖上升的主要因素。可是!!!澱粉才是每餐的精華阿!難道要戒澱粉嗎?但矛盾的是,懷孕期間是不可以「戒澱粉」的, 否則身體會產生出酮體,大大傷害到嬰兒。

那該怎麼辦,要控制澱粉又不能戒?因此飲食控制的重點就變成兩個(1) 替換掉血糖容易快速升高(GI值)的澱粉 (2)少量多餐:從三餐變六餐。

替換澱粉:其實平常吃的白飯、麵條、饅頭等等,白皙又平滑的澱粉都不太適合糖尿病患者食用。低GI值的澱粉可以選擇:糙米、全麥麵包或是地瓜、冬粉和燕麥等等。而因為要減少糖分攝取,甜食當然是碰不得的啦!所以替代品常常會變成水果,可是水果也算是「醣累」絕對不可以攝取太多,鳥仔都是吃藍莓、芭樂、蘋果等等來滿足想要吃甜食的慾望。另外!要注意的是澱粉真的無所不在!酥的(炸物麵衣)、Q的(芋圓、珍珠裡面有很多樹薯粉)、稠的(勾芡食品)的好吃口感,都是因為有澱粉!!!所以也只能先忍耐,盡量吃簡單烹調的食物了嗚嗚…

三餐變六餐:因為不能戒澱粉,又不能讓血糖升太高,把澱粉量從三餐分散到六餐去就是一種解決方法!因此儘管是糙米,鳥仔還是每餐只吃3/4碗飯,並且在每餐中間再加一餐,可能吃蘇打餅乾、燕麥粥或是優格杯和水果當做點心。

(本文章同時發佈於MamiBuy 鳥仔與上學之WHY )

女孩跟男孩已經在一起快六個年頭,她對這段感情卻有著許多疑惑。

人們總說「時間能了解一個人」,但女孩只有不經意觀察到或是側耳聽說,男孩的過去或是生活上遇到的挫折或是創傷。而他從未向她主動提起過,女孩只有感受過男孩無聲的失控,也許是無來由的憤怒,或是沈浸在電玩世界之中。

女孩自己,則是一個容易在感情世界裡自卑的人,她希望透過伴侶的依賴或是肯定,來確認雙方需要彼此的扶持。但在六年的時間裡,女孩無法在這一塊得到滿足,而她最常做的是在夜裡哭泣,檢討自己的不足,覺得自己沒有被男孩喜歡的理由。

在女孩提出分手當日,她的言語盡是委屈,還帶著平時少有的憤怒,男孩很錯愕的詢問:「妳為何從來不跟我吵架或生氣呢?」,女孩心想:「不生氣、不吵架是因為我在乎你啊!」,而當女孩質問:「為什麼你總是拒絕我對你的關心,把我拒絕於千里之外?」,男孩心想:「成熟的人不就是該好好管理自己的情緒,不麻煩別人嗎?」

一直努力在感情中把自己做到最好的兩人,最後換來的卻是:不理解、越來越生疏以及遺憾的分離。

我們是在學習成熟,還是在逃避情緒?

不知道聽完這個故事,你心裡是對誰感同身受?又可能對誰感到不諒解呢?是對誰都沒有關係,但可以想一想,為什麼我們特別能容忍或是難以接受他人擁有某些情緒?而當你自己內心產生這些情緒時,你又會對自己說些什麼話呢?是激動、還是責備或是想要趕快轉移注意力不要再想它們?

Photo by Renato Mu from Pexels

「成熟的人應該要理性」,我從小常常聽到大人這麼說,也看見他們竭盡所能地實踐在生活之中。克制、忍耐,努力讓自己不帶情緒的回應生活各種棘手的狀況,並且對著兒時傷心、膽怯或是生氣時的我說,「不要(准)哭/害怕/生氣了」。

但我想邀請大家來一起來反思,練就一身沒有情緒功夫的我們「變得更幸福?擁有了更好的人際關係?內心不常孤單與委屈?並且更勇於創造自己的生活了嗎?」

其實在我自己成年後的生活正好相反,時常在感情關係裡感到自卑與寂寞,在工作時勉強著做不喜歡的事,或是與家人之間有著各種緊張的衝突。而年復一年過去,這些問題幾乎都沒有被好好的解決,人與人的距離似乎越來越遠,甚至猜不太透我內心渴望的快樂到底是什麼。

情緒是有功能的,它正在傳遞訊息給我們

在Podcast上學之WHY S2EP6裡,心理師留佩萱跟我討論了現代人常見的情緒問題。佩萱提到:「有非常多的人從小就不被允許展現“負面情緒”,壓抑成許多積年累月的未爆彈。」這些未爆彈成為了人際關係的阻礙,對人生的無意義感,或是某天爆發出對社會深感厭惡的絕望感。

在節目裡,佩萱嘗試讓大家了解,其實負面情緒不可怕,他們就像海浪,如果在安全的地方將他們釋放,他們將拍打上岸過陣子又緩緩退去。而情緒的拍打雖然會疼痛,但它們正嘗試跟我們說話。

12/31 2020要結束了,不可思議。想起去年給自己的新年目標「找到一件明確想做的事」,我達成了,我開始做起教育自媒體,以為可以結束對自我價值的迷惘,但原來是我不太了解迷惘這件事,它並不會輕易地從一件件的打勾勾清單裡消失。 今年是極度特別的一年,以前感受到世界的變化,都只是看看新聞卻置身在舒服的台灣。今年在美國,才體驗到實際身在搖滾區的感受。「我覺得我是來美國體驗災難的」,九月時我跟老媽通電話時這樣說,那時是人生混亂的最高點,承受半年的疫情壓力,西岸大火窗外是伸手不見五指的空汙,然後我發現我懷孕了。「孕婦最重要的是呼吸新鮮空氣」醫生說,而我在診所裡看著窗外苦笑。 大家可能以為我要寫2020抱怨文,但這其實是一篇感謝文。「當不再能控制人生,當外在的限制剝奪了一道道生活的喜悅甚至是必須品,我將會怎麼度過?」,2020就是這樣的一年,卻也是使我成長最多的一年。 (1)疫情 2020年初,剛好是我掙脫束縛,來到美國追求夢想的三個月後,而這時我正極度懷疑自己的能力。到美國唸書使我失去了從前學習的優勢,我沒辦法輕鬆的聽懂和表達正在討論的事,美國人的討論和做事風格又少了些台灣人會有的內斂體貼,我時常覺得自己被遺忘在角落,儘管我有滿腹的想法想說。

2020,瘋狂哭泣,卻了解何謂幸福的一年
2020,瘋狂哭泣,卻了解何謂幸福的一年

12/31

2020要結束了,不可思議。想起去年給自己的新年目標「找到一件明確想做的事」,我達成了,我開始做起教育自媒體,以為可以結束對自我價值的迷惘,但原來是我不太了解迷惘這件事,它並不會輕易地從一件件的打勾勾清單裡消失。

今年是極度特別的一年,以前感受到世界的變化,都只是看看新聞卻置身在舒服的台灣。今年在美國,才體驗到實際身在搖滾區的感受。「我覺得我是來美國體驗災難的」,九月時我跟老媽通電話時這樣說,那時是人生混亂的最高點,承受半年的疫情壓力,西岸大火窗外是伸手不見五指的空汙,然後我發現我懷孕了。「孕婦最重要的是呼吸新鮮空氣」醫生說,而我在診所裡看著窗外苦笑。

大家可能以為我要寫2020抱怨文,但這其實是一篇感謝文。「當不再能控制人生,當外在的限制剝奪了一道道生活的喜悅甚至是必須品,我將會怎麼度過?」,2020就是這樣的一年,卻也是使我成長最多的一年。

(1)疫情

2020年初,剛好是我掙脫束縛,來到美國追求夢想的三個月後,而這時我正極度懷疑自己的能力。到美國唸書使我失去了從前學習的優勢,我沒辦法輕鬆的聽懂和表達正在討論的事,美國人的討論和做事風格又少了些台灣人會有的內斂體貼,我時常覺得自己被遺忘在角落,儘管我有滿腹的想法想說。

2020/3 好想念去學校上課的時光

但這些挫折終於在第二個學期結束前慢慢克服了,積極跟老師約個人的meeting,向老師表達我學習遇到的各種困難,有時參與一些尷尬到爆的聚會,雖然我仍然像個笨蛋一樣,卻總會在聚會上認識幾個樂於幫助你的重要人物。最重要的還有鼓起勇氣接下當程式老師這個職位,全英文主持和規劃課程,給了我跟native speaker相處極大的信心。

但就在我準備好更積極融入校園的時候,疫情突然在西雅圖爆發了,前兩週還為不用在寒冷低溫下搭公車上學而覺得很爽,沒想到再也沒到學校教室上過課(畢業前應該也都沒機會了吧)。

我們對疫情的感受是從恐慌→習慣→厭倦→再次習慣(我想厭倦和習慣的循環會繼續出現),疫情嚴重的地區,在第一階段的恐慌結束後,都在努力跟病毒共存在一起。工作、購物、休閒的模式都在轉變,而家裡的品質絕對是決定你是否能安穩度過疫情的重要關鍵,這時候我們發現自己住的公寓出了些問題,15坪的小空間裡只有兩個微小的通風孔,卻沒有中央空調,整日待在這裏真的可以毀了你的健康和每天的心情(但我們竟然簽了一個到12月底的約)。

疫情大概過了三個月後,少了通勤和健身的習慣,還有很差的居住環境,我和弘儒的身體狀況每下愈況,時常徹夜難眠、頭腦昏沈,最糟的還有弘儒竟然在六月得了腸病毒,高燒不止,全身無力了好幾天!!!但這可不只是「得了腸病毒」這麼簡單,我們好幾天都帶著極大的恐懼想著「所以肺炎來了嗎?」,而伴隨我們的不是溫馨的照護,是價格極貴而放棄搭乘的救護車,摸不著頭緒的線上看診,吃退燒成藥度過恐懼的每一天。後來因為弘儒嚴重的吞嚥困難和腸胃疼痛,讓我們排除了得肺炎的可能性,但我也在不方便的美國,想盡各種方法照顧這位有飲食障礙的病患兩週。

經過這次的苦難我們找了附近的中醫師調養身體,並且計畫到加州生活一個月,好逃離可怕的公寓,而沒想到這位中醫師成為了後來懷孕的契機XD。

鳥仔與上學之WHY

鳥仔與上學之WHY

聊教育,聊Podcast,以及和鳥ㄤ的大小事 #上學之WHY #美國西雅圖